關於部落格
希諾惟個人刊物宣傳&代理刊物宣傳
信箱:ly950215*gmail.com *→@
  • 34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碰觸《一》

  契約已經說好了,那並不是什麼很難以實行的約定。   只是,他有些不太懂,這些人為什麼要他訂下這樣的契約。      許久,眼前的路已經到了盡頭。   前方僅有一扇門,前方的人,打開厚重的門。   門開啟後,裡頭濃郁的溼氣讓人有些無法適應。青年沒有任何的動作,直接的走進去。   他看見一個很大的玻璃瓶子,裡面有個人。      裡面的人有一頭很長的藍色髮絲,手與腳皆被鐵鍊給纏繞,右眼有機器弄著,雙眼閉目。   順著玻璃瓶往下看,有一堆堆的水管以及線路連結到玻璃瓶旁,似乎是隨時替換裡頭的水。   青年緩緩的走上前,碰觸玻璃瓶,臉上露出柔和的微笑,凝視著玻璃瓶裏面的人,道:「我來接你了,骸。」      但是,裡面的人,並不會給他回應。   一樣的沉睡,一樣的呼吸;緊閉雙目。   青年有些難過盯著裡頭的人,手指滑過冰冷的玻璃瓶。   很冷、很冰,很快……就不冷了!骸。      「澤田 綱吉。」身穿黑色披風的人,叫喚青年的名字。   「嗯?」視線有些捨不得離開玻璃瓶中的人,他轉過頭。   「十分鐘之後,我們會放出六道骸,在你碰觸到那一刻後,契約就成立。」   「知道了,」澤田點頭,視線回到玻璃瓶中的人「很快,就可以見面了,骸。」   ──碰觸──   陽光照耀大地,鳥兒在樹上嘻笑著。   一聲聲的鳥叫聲,搭配柔和的風聲,呈現出一段好聽的自然音律。   六道骸睜開雙眼,迷濛的起床,看看四周。   接著,他走下床,換上平時的衣裳,隨意的拿起髮圈將過長的藍色髪絲綁起。   習慣性的碰觸右眼,特殊的眼眸,讓他憎恨黑手黨的原因……      然而,現在的他,卻是在義大利最強大黑手黨,彭哥列的總部裡頭。   感覺真是諷刺……   當初他並沒有拜託那個天真的彭哥列十代目讓自己從水牢中離開。   真不懂……那個傢伙,為什麼會願意將他救出來。   只是很單純的因為……他是他的霧之守護者嗎?      喀──   房門被人給打開。   六道骸看向房門。   紫色的髮絲,映入眼簾……那名與他越來越相似的少女,走進來。   還是一樣的恭敬,一樣的帶著些許的羞澀,開口:「骸大人,整理好了?」   「嗯。」他點頭,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手套,塞入口袋中,「走吧。」   隨後,他關上房門。      彭哥列總部的走廊,永遠都是長的像是沒有盡頭。   在六道骸的記憶中,他清晰的記得……彭哥列第十代目在日本的家,是什麼樣子。   沒有總部這麼的大,小小的,讓人有很溫馨的感覺。      彭哥列總部的走廊上,會鋪著鮮紅的地毯,牆上會貼上漂亮的壁紙。   走廊上的燈,很像是較早時期的英國街燈。   在這條走廊上,有八個房間,除了六個守護者以外,還有首領以及他的家庭教師,里包恩的房間。   首領的房間在最底部,走廊的盡頭。   最靠近首領的房間,是他的家庭教師。      他曾經聽庫洛姆說過,當初選擇房間的時候,每一位守護者都爭先恐後的想要搶到最靠近首領的位置。   最後,里包恩憤怒的對所有人開槍後,直接決定大家的房間位置。      最外頭的房間,是飄忽不定的雲守,再來是晴守、雨守、雷守、霧守、嵐守。   很意外,他的房間位置被安排的很靠近首領。   但,根據庫洛姆的說法,會將霧守的房間安排在這麼靠近的位置是因為……彭哥列的霧守有兩位。   他以及庫洛姆。      兩個人共用同一間房間。   他並不排斥,反正……他與庫洛姆本來感情就不算差。   況且,房間很大,還特地隔成兩個房間。      六道骸和庫洛姆兩個人走出房間。   他望著眼前的走廊,縱使來到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他還是無法習慣彭哥列總部的一切。   沒有離開水牢之前,他都是透過庫洛姆了解水牢以外的世界。   現在……則是用自己的身體在接觸,感覺很不一樣。   許久浸泡在水中的身體,剛離開水牢的時候總是很難受。   但,他是六道骸,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他。   一個人忍受著痛苦,縱使再難過,也不會告訴任何人。   即使是和自己是靈魂牽絆的庫洛姆也是一樣。      記憶中,每當他難受的幾乎無法呼吸的時候。   他總是會感覺聽見有個人,用著很溫柔的聲音對他說:我需要你。   習慣黑暗的雙眼,無法睜開。他一直很想見見那個聲音的主人,縱使熟悉的很像彭哥列……      轉個彎,六道骸和庫洛姆兩個人走下樓,再往左邊走一些些,樓梯旁第三間房間。   打開檜木色的門,裡面有很長很大的餐桌。   餐桌的每個位置上,都有屬於每一個人的位置。   首領坐在靠近窗戶,也是僅有首領可以坐的位置……   六道骸看向餐桌的盡頭,那個溫和的男人已經坐在位置上。   整個餐桌,空下兩個位子,不用看也知道……是兩名霧守的位置。   因為,這個餐桌,僅有守護者以及一些曾經和首領在日本相處過的人才可以使用的地方。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見兩名遲來的霧守出現。   沒有生氣,反而是露出如冬季暖陽般的柔笑,道:「快坐下吧,大家都在等你們。」   接獲命令的六道骸和庫洛姆兩個人,靜默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在屁股碰觸到椅子後,六道骸知道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雙手交握,頭靠在手上。   這是彭哥列每日早餐都一定會做的……禱告。   明明是黑手黨,殘害無數的生命,但……身為首領的澤田卻要求每個人早上都必須這樣做。   這是感謝上蒼讓他們活下來的禱告。      雙手染滿鮮血的他們,不可能到得了天堂。   過一天,是一天。        禱告結束後,便是用餐的時間了。   這個時候,原本很安靜的飯廳,馬上就會變的相當的吵鬧。   每個人爭先恐後的開始獵取桌上的食物,而澤田並沒有阻止,只是笑著看每一個人打鬧。      他發現,澤田的雙眸中,帶著些許的孤寂。   發現?孤寂?   似乎發現什麼,六道骸連忙的收回自己的視線。      他應該是不會去在乎澤田想些什麼的人才對。   但,從水牢離開後,來到這間大宅已經好幾個日子過去。   原本的不理會,完成任務,到開始期待有任務,可以和澤田獨處。   甚至像現在這樣……總是會定時的出現在早餐的時刻……      有什麼東西,在悄悄的改變他。   而他,不知不覺中,也慢慢的任由那個東西改變自己。      他不會多說任何話。   因為,對六道骸來說,說話是多餘的事情。   非必要,不需要開口。而他,也懶的跟其他的守護者打交道。      早餐時間結束後,守護者們會回到各自的房間,或者到總部附近走走。   六道骸選擇到位於總部西南方的小溫室花園。   他曾聽過一些傳聞,說……西南方的溫室花園,是首領特地替霧守建造的地方。   六道骸知道,那個地方……並不是替他建造,而是替庫洛姆建造。   他很清楚庫洛姆喜歡花朵,這是庫洛姆唯一還有保留當初凪的特色。      走到花園前,才正準備要推開門時,後方已經傳來一個聲音……說:「霧守大人。」   他回過頭,沒有說話。   用著異色的眼眸盯著來人。   那個人似乎根本不害怕他,繼續說:「首領有事找您。」   語畢,他便直接的離開。      六道骸盯著那個人的背影,直到看不清為止。   耳邊,一直不斷的迴繞著那句話……      首領有事找您。         *      依照以前的六道骸來說,他絕對不會因為這一句話,就馬上掉頭去找澤田。   那太不像他了。手碰觸著冰冷的門把,眼前……忽然之間出現澤田溫和的笑顏。      手,收回來。咋舌。   想不到時間除了會將傷痛給帶走以外,還會讓人對許多事物的習慣給改變。   明明只是要掠奪身體才會願意成為澤田的霧守。   怎麼……現在的他,似乎只是個無法抗拒澤田笑顏的純情男人?      真是可怕。   六道骸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轉過身子,直接的朝著總部的方向走過去。      彭哥列的總部是個很漂亮的地方,一路上,除了會看見雨守和嵐守兩個人追打的殘骸外。   還有雷守和阿爾柯巴雷諾玩刺傷遊戲的時候,沒有處理好的一些空彈殼。   看著這些,六道骸想到澤田的臉。   接著……想到澤田總是為彭哥列接近赤字的預算頭痛的模樣……      想到這,臉上的微笑更加的深了。   或許,他自己並沒有察覺到,每當想到澤田的時候,他臉上的微笑不是虛偽的隱藏情緒的面具,而是……真心的笑。      推開總部的大門,六道骸一句話也沒有多說,直接走上樓梯。   走過長長的迴廊盡頭,禮貌上,他應該先敲門。   但,他聽見裡面的聲音後,決定還是不要敲門的好。   他想知道,澤田究竟和那個人在說些什麼。      小心翼翼的沒有發出聲音,探頭。   映入他眼簾的……是澤田擁抱住嵐守獄寺的畫面……   用著一貫溫柔的語調,說:「回來就好,溫度……還在就好。」   「我在這裡啊……十代目。」   「嗯,我知道,我知道。」      我知道,簡單的辭彙,聽起來……卻有著無限的感傷。   六道骸關上門,什麼話也沒有多說的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間。   看見剛剛那樣的畫面,他突然間想起……   與澤田相處這麼久,他從來都沒有碰觸到澤田的任何一個地方。      應該不是錯覺吧?   仔細回想,相處這麼多個日子,每次不管哪一個守護者出勤,回來和澤田報備的時候,他總是會給予一抹溫和的微笑,有些時候……還會給予一個擁抱。   但是,他卻什麼都沒有……      「骸大人?」發現六道骸出現在房中的庫洛姆,好奇的走上前。   她記得……首領剛剛有事情找他,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六道骸凝視著眼前與他相似的女孩,下意識的伸出手,抱住。   緊緊的抱住庫洛姆。   原來,這就是擁抱的感覺啊……   貪戀著體溫,不想要放開懷中的人。   庫洛姆身上獨有的氣息,在他的鼻息間。      「骸大人,怎麼了?」庫洛姆關心的問著。   「不,沒有。」他鬆開手,說著,臉上還是一貫的笑顏,他摸摸庫洛姆的頭「可愛的  庫洛姆被嚇到了?」   「啊、嗯……」庫洛姆微微的低下頭,耳根紅潤「不過,骸大人的擁抱,和首領的感覺相差很多呢。」      一瞬,骸覺得有什麼東西凝固了。   明明很清楚,他和她差異很大,可是……他卻會奇異的忌妒和他相似的她。      同樣都是霧守,他總覺得,澤田對庫洛姆比對自己好。   同樣都是霧守,庫洛姆可以得到澤田的溫度,他卻不能……      「這樣啊……哪裡不一樣呢?」六道骸問著。   「嗯……說不上來。」庫洛姆盯著六道骸異色的雙眸說「可能是……心跳的感覺不同吧。」   「……是嗎?」   「嗯,被首領擁抱的時候,心跳得很快很快……但是,被骸大人擁抱的時候,卻是很溫暖。」   「……」六道骸站起身子,摸摸庫洛姆的頭「親愛的庫洛姆,千萬……不要忘記,你和我的情感是一起的唷!」      語畢,他走出房門。   庫洛姆盯著被關上的門,眼神落寞,道:「所以,我喜歡首領的話……骸大人,也喜歡首領嗎……」           *      禮貌的敲敲首領的房門。   只要是時常來的守護者都知道,澤田的房間和辦公室是一起的。   「請進。」不大不小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六道骸打開門,走進。   這次,他沒有看見其他的守護者,而是看見坐在落地窗前,批改公文的澤田綱吉。   澤田的房間還滿大的,只不過……他很少會觀察這一個房間裡頭有些什麼。      走到澤田面前,開口:「找我有什麼事呢?彭哥列。」   放下手中的筆,澤田抬頭和六道骸對視,接著微笑「有個任務想要請你去,嗯……目前有兩個,可是我不知道該選哪一個給你比較好,所以想讓你自己選擇。」   「……」六道骸皺眉,覺得有些無聊,因為這種小事情就特地把他叫過來,會不會太大驚小怪了?      「你看看吧。」澤田將兩份公文遞到六道的面前。   六道骸盯著那兩份公文,伸手拿起。   然而,再他的手一碰到公文的時候,澤田便馬上的收回手,拿起剛剛放下的鋼筆。   「……」對於澤田的舉動,六道骸並不是沒有發現,只是不想多問。   默默的稍微翻閱一下手上的文件,一個是需要長時間的任務,另外一個則是比較短期的。      六道骸稍微的嘆息,拿起需要比較長時間的那一份公文,道:「這個任務吧。」   「這個?」澤田似乎有些意外六道骸會選擇這個任務,接過六道骸手上的文件。      六道骸選擇的這份任務,需要在外長駐將近三個多月的時間。   以往,澤田都不會讓六道骸接需要外出太久的任務,他希望六道骸可以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縱使不能碰觸……也沒關係。   這次會這麼特殊,是因為……幾乎每一位守護者都已經輪過一次長期任務,而且現在還在休假中。   他也不太放心讓庫洛姆去……但是……私心上,他又不想六道骸去。   所以才會讓六道骸來做選擇。      這樣……他就有三個月的時間,見不到骸了。   想到這,澤田就覺得有些寂寞了。      六道骸皺眉,眼前的澤田已經很明顯的把情感給寫在臉上。   真是奇怪了……「……彭哥列,不是很討厭我嗎?我選擇這個任務,就可以讓你不用再面對我,不是很好?」   「我有這麼說過嗎?」澤田的頭再往下低一些,拿起手上的筆,簽下六道骸接受的那一份任務公文。   「要不然,為什麼……」都不讓他碰觸?      「那就這樣吧,既然你都這樣選擇了。」澤田抬頭,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直接將公文交給六道骸「那麼,請小心。」   語畢,澤田便沒有再看六道骸一眼,埋首於公文之中。      六道骸拿著手上的公文,越來越不能理解澤田的想法。   這代表,他是真的厭惡他嗎?   六道骸緊握住手中的文件,突然覺得臉上的笑容有種在勉強支撐自己胸口那一陣奇異的痛「呵呵,我會小心。親愛的彭哥列。」      語畢,六道骸走出首領的房間。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澤田的鋼筆也隨即落下。   澤田抓住自己的手,顫抖一直沒有止住。   微微的將辦公椅往後退一些些,低下頭,口中不斷的唸著:對不起……      澤田比誰都清楚他對六道骸有多不公平。   但是,他沒有辦法改變……現在的彭哥列還需要他。   需要他這個沒有什麼用處的首領,再等一陣子吧……等到里包恩找到適合的第十一代首領,他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他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渴望……碰觸六道骸……      澤田閉上雙眼,手指描繪著六道骸的臉龐。   「骸……」他輕聲的唸著這個名字,小心翼翼的,不讓任何一個人發現。   只要等到,彭哥列不再需要他,澤田綱吉的時候,他就可以碰觸到他了。   那頭藍色的長髮,總是勉強自己微笑,眼中深處帶著孤獨霧守……           *      碰───   用力的直接將門給打開,而且不是用手,用的是腳。   澤田不需要抬頭,便可以知道來人是誰。   無奈的放下手上的筆,心想,最近修繕的預算又要再增加一條了。   他抬頭看著自己的家庭教師,道:「里包恩,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用腳開門……」      啪───   里包恩根本不理會澤田說的話,只是冷冷的直接將一份文件丟在桌上。   澤田皺眉的打開公文夾,裡頭……寫滿許多讓人看不太懂的文字。   但,他知道……這份文件裡的東西,里包恩絕對看過,而且還非常的清楚上面寫些什麼,代表什麼意思。   露出無害的笑顏,開口:「有什麼問題嗎?」   「少裝傻了。」里包恩一臉嚴肅的盯著年輕的十代目首領。   臉和澤田的距離很近,幾乎像是要接吻了。      澤田無奈的稍微往後退一些,苦笑「不用靠這麼近吧……里包恩……」   「嘖……」里包恩咋舌,身體往後退一些,「為什麼要定這種契約?」   直接開門見山,不多做什麼轉彎,表明里包恩就是不想拐彎抹角。   「沒有為什麼。」澤田笑著「因為,只有這樣,骸才能出來。」   「有必要為了一個霧守犧牲成這樣嗎?」   「里包恩……」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澤田的聲音不如同以往的溫和,反而是帶著些許的殺氣……「骸不只是我的霧守,更是我重要的人。」   眼神中,充滿著兇狠的殺氣,靜靜的凝視著自己的家庭教師「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將它給帶回來。」   縱使要他的命,都沒關係。      「……」里包恩沒有說話,盯著眼前這個已經近乎是和黑手黨教父氣息相近的人。   十年的歲月,真的是讓原本什麼都不會,而且愚蠢的澤田變了。   雖說,他不得不承認,蠢綱在某些方面,一樣還是很蠢。      里包恩壓低帽子,和澤田的距離拉開,道:「蠢綱就是蠢綱,不管過多久,都一樣蠢。」   為了一個男人,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里包恩不是笨蛋,怎麼會看不出澤田對六道骸的心思?   真是該死……當初他就不應該答應澤田家光,讓六道骸加入。   雖說六道骸是個不得多得的好人才,但……澤田竟然犧牲到這種地步。      里包恩不想管這名學生,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比較好了。   走到門口,準備離開的時候。      「里包恩。」澤田叫住他。   「嗯?」   「謝謝你,還有……麻煩你,尋找十一代目了。」   「蠢綱,這種事情不需要道謝。」      語畢,里包恩直接開啟門,走出。   澤田盯著自己的家庭教師走出房間,門關上的那一刻,他鬆口氣。   拿起放在桌上的公文,靜靜的翻閱。      他一點都不意外會被里包恩發現他為了六道骸,和復仇者們簽訂下契約。   只是……他從沒想過,會這麼的快速。   也難怪當初他要求里包恩找尋下一任首領的時候,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或許……里包恩早就知道了,只是什麼都沒有多說吧?      無奈的碰觸上頭的文字,臉上露出欣慰的笑顏。   「這是,契約喔……骸。」輕聲的說著。   接著,他將文件放置到一個不太會讓人發現的地方。   最好,這件事情,除了里包恩之外,不會有人知道。尤其是……六道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