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希諾惟個人刊物宣傳&代理刊物宣傳
信箱:ly950215*gmail.com *→@
  • 34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大振】SUNDAY--彌純

  這一天早晨,三橋變成了貓。      倒不是說整個人就直接變成了貓,只是頭上長出了耳朵,屁股後面長出了尾巴而已……   晨訓中的西浦高中棒球場,田島在看到三橋這個樣子出現的瞬間,出離興奮了。   「哇哈哈哈哈~~~~三橋——!」   他大笑著撲了過去,對準三橋的耳朵就擰。   「哦哦哦哦~~~真耳朵耶!毛茸茸的手感超好!好軟~~捏起來好舒服~~」   不但不顧被蹂躪者虛弱的掙扎,一邊還不停的發表著感想。   「田——島——!!!給我滾一邊去——!!!」   會這樣怒吼的,當然是背景浮現不動明王,表情堪比地獄修羅的阿部。   只見剛才還樂得不知天高地厚的田島整個背脊猛然一凜,緊接著就以光速4秒2的速度退開40碼。   「阿…阿阿阿…阿、部、君……」   三橋上挑的大眼睛裏蓄滿了淚水,整個眼眶也紅成一片,唯唯諾諾的抬起頭,輕輕喊了阿部一聲。   「唉……」   阿部無奈的歎了口氣,走上前去,揪住三橋頭上的貓耳朵,猛力一扯。   「喵嗷————!!!」   三橋一蹦三尺,發出了真實的痛呼。   ——阿阿阿阿、阿部君,為、為什麼要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用扯的?!很痛!很痛!很痛啊!喵嗷嗷嗷——!   竭盡全力用眼神訴說著這些資訊,三橋忍住眼淚縮起肩膀往後躲去。   而阿部卻只是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好像不相信似的自言自語道:「真…真耳朵……」   「當然是真耳朵啊!!我剛才都沒過確認過了!手感超好的!」   田島躲在按住太陽穴,滿頭黑線的花井身後,大聲插嘴。   「怎麼長出來的?」    阿部沒有理會他,只是一把捉住三橋的手腕問到。   「怎、怎麼……」   三橋左右遊移著視線,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只覺得手腕被絞得生疼。   ——莫非…阿部君,生、氣了?也是…我現在這個樣…樣子…一定很、糟糕……   思考的方向瞬間轉向悲觀,三橋怯怯的偷瞄了一下阿部的臉。   果然表情嚴肅!   這傢伙又這個樣子!光是眼睛亂轉張著嘴又不說話!阿部感到自己開始不耐煩,但是基於過去種種經驗,要是這時候發火的話一定又會造成反效果……   忍耐!說話要輕聲,再慢慢的問一遍。   在心底裏暗暗握了握拳,阿部輕輕開口。   「三橋。」   「嗯…嗯!」   「別緊張,我就是想問問,耳朵是怎麼長出來的,明明昨天還沒有。」   「這…這個……」   三橋也一臉不解的歪過腦袋扯了扯自己毛茸茸的耳朵。   熟不知他的這個動作已經萌殺了在座所有的人。     ——好像很柔軟!   這是西浦高中棒球隊全員目前的心聲。      但是三橋並沒有這種自覺。他只是自顧自拉扯著自己頭上那莫名其妙出現的柔軟物體。一邊心裏想著這玩意兒摸起來的感覺跟頭發也差不了多少,就好像在扯自己的頭髮似的之類有的沒的。   阿部用力梗了梗脖子硬生生阻止了自己鼻腔裏的某種衝動。再一次出聲把那個又神遊起來的傢伙的注意力拉回來。   「三橋,我在問你話呢。」   「…啊……啊?」   「耳朵!為什麼長了耳朵!?」   阿部拼盡全力握緊拳頭,忍耐住去鑽三橋太陽穴的欲望。   「昨、昨天!」   三橋猛然發出一個高音,使得全場瞬間一片寂靜。   「啊…昨…昨天…………」   好像感覺到了空氣的不自然,又頓時把音量縮到了最小,緊張的環顧起了四周。   阿部無奈的歎了口氣。   「好了,三橋,你跟我來。」   他走上前,握住三橋的手腕輕輕一拽,直接把這個問題兒童拽離了球場。   看著背號1號和2號兩個牽手走遠的背影,花井忽然沒來由的在心裏感歎了一下。   ——阿部,果然是個了不起的人哪!   「呐呐!花井!你在想什麼啊表情那麼惆悵!」   田島的大嗓門在耳邊爆裂。   頓時更加感歎的花井暗淡的搖了搖頭。   「田島,惆悵的漢字怎麼寫?」   「噯?這…這個……」   「我看今天訓練結束以後就給你來個國文特訓吧,呆瓜。」   「啊啊!沖——!我們來拋接球——!」   田島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大吼著飛快的奔向了站在不遠處的沖。   「我同情你,隊長。」   榮口拍了拍花井的肩膀。   「啊哈哈…哈哈哈……」   花井雖然苦著臉乾笑著,不過,剛才暗淡的表情已經完全煙消雲散就是了。         阿部鬆開了三橋的手。   「好了,到這裏就行了。」   兩人來到的地方是校舍後面的小樹林。雖說是樹林,卻是灌木叢的數量比較多。但是,只要在灌木叢後面坐下來的話,從外面倒是完全看不見裏面,算是個能夠說說小秘密的好場所。   「現在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就不要緊張,慢慢把事發經過都告訴我吧。」   阿部信手拂了拂泥土地上的落葉和小石子,面對著三橋坐下來。   三橋雖然還是有點局促的樣子,觀察了一會阿部的表情。   ——應該,沒有在生氣。   確認了這一事實,他也盤著腿坐下,之後,小聲的把早上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其實,和平時的早晨沒什麼不同。   賴床賴到鬧鐘響第二次,然後媽媽沖進了房間直接把他掀下了床。   然後,就是換衣服,洗臉刷牙,然後,就是吃早飯,啊對了,今天媽媽特地捏了兩個飯團!一個是燒肉餡,一個是鳳梨餡!   然後,因為時間還有,就騎上腳踏車去上學了。   再然後,在路上,軋到了一塊大石頭,結果吃了一半的飯團掉在地上了。   這個時候,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個賣鯛魚燒的小攤子。   是一個很親切的老婆婆在賣的。她還說,她的鯛魚燒很特別。   然後,就去買了一個鯛魚燒……      「真的、超級——超級好吃的喲!」   三橋雙手握拳,用力的說。   「剛、出爐、熱、熱乎乎的!」   「三橋……我說你啊……」   阿部已經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在聽了這種故事以後,哪里還生氣的起來。   莫名出現在通學路上的鯛魚燒攤子,怎麼想怎麼可疑!攤主還是什麼親切的老婆婆?妖怪嗎?   但是,三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八成就是因為那個鯛魚燒了。   算了,吃都吃掉了總不能叫他吐出來。何況就算吐出來也不一定就能變回原來的樣子。當務之急是還是要找到變回原樣的方法,不然,頂著貓耳朵的投手這種事情!這種事情!   啊啊……莫非夏天就要這麼結束了?   阿部哀愁的瞪了三橋一眼。   當事人正用亮閃閃的眼神望著天空,一直手指豎在嘴邊,仔細看嘴角似乎還有口水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正在回憶鯛魚燒的滋味。   ——回憶你妹啊!那是把你變成貓的詭異鯛魚燒好不好!!   雖然很想大聲吐槽,但是阿部還是忍住了。   定了定神,他決定開始尋找解決辦法。   「三橋,那個鯛魚燒攤子,你還記得它擺在什麼地方嗎?」   「噯、噯?嗯!記、得!」   「嗯,那麼你帶路,我們現在過去一趟。」   「好、好~!」   三橋咻的一聲竄起來,滿口答應。      根據三橋的描述,鯛魚燒小攤應該距離學校不遠,但是為了能夠在上第一節課之前趕回來,阿部還是決定騎自行車去。   阿部載著三橋,在晨光中沿著林蔭道一路前行,果然在神社入口處邊上看到了有著紅色頂棚的小吃推車。   「啊、啊!就是那個~!❤」   三橋的語氣興奮的仿佛句尾都要飄出心形。   阿部卻覺得頭頂烏雲籠罩,因為他已經看清了小吃推車上掛著的牌子,上面用毛筆清清楚楚的寫著「黑貓鯛魚燒」五個大字。   ——什麼黑貓鯛魚燒啊!是吃了以後就會變成貓的鯛魚燒吧!   全力的在心裏怒吼了一句以後,他惡狠狠的將自行車停在了小吃攤跟前。   攤主果然是個怪異的老婆婆。她將花白的頭髮用一根發簪優雅的挽在腦後,淡藍色的褂子則罩在灰色小袖和服的外面,在這樣的大熱天裏依然將領口束的緊緊的,乾淨的面龐上一滴汗都沒有。   她鎮定自若的看了阿部一眼,親切的微笑了起來。   「剛出爐的熱乎乎的喲~」   一邊說著,一邊俐落的用油紙包起一塊剛烘烤好的鯛魚燒。陣陣熱氣伴隨著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不由得讓人的胃袋一陣緊縮。   「我不是來買鯛魚燒的。」   阿部清了清嗓子說到。   「因為這傢伙變成了這個樣子,所以我才想過來請教一下解決的辦法。」   邊說著,他扯過站在一邊的三橋,毫不猶豫的摘下了他的帽子。   呼啦一下豎起來的明黃色貓耳朵,迎風抖動了兩下。   「哎呀呀~~」   老婆婆雙手合十笑的眯起了眼睛。   「真可愛呀~」   「可愛的鬼——!」   阿部怒火中燒,再顧不得禮儀的伸出食指指住老人的臉,大嗓門爆裂。   「就是因為吃了你家的鯛魚燒才變成這個樣子!快點把他給我變回來!!」   面對阿部的怒火,當事人卻一點也不以為意。眯著眼睛笑的一派祥和的老人家信手攏了攏和服外掛的前襟,略略思量了一下。   「解決辦法嘛,也不是沒有……」   「那就快說!!」   「別著急,小男孩。」   老人慢條斯理的觀察了一下烤爐的火候,慢慢回答。   「方法很簡單,只要讓這孩子心儀的物件親一下就可以了。」   「什…麼?!」   「親一下就可以了~」   「阿、部…君?」   「你閉嘴!」   「呱——!!」   發出驚叫的三橋立刻縮頭想要躲開,卻因為被阿部緊緊鎖著手腕而宣告失敗。   ——什麼叫親一下就可以了啊!這個老妖怪到底在想什麼啊!!   「小男孩,不可以在心裏說別人的壞話哦。」   仿佛有讀心術似的,老人家軟軟的話語就像鞭子一下抽了阿部一下。   果然是妖怪!   「阿…阿部…君……」   見阿部沉默下來,三橋鼓起勇氣開口。   「時間、不、早了,再不、回…回去的話…會遲、到……」   「你說什麼?」   趕緊從褲兜裏掏出手機,一看,果然三橋說的沒錯,再不回去的話就鐵定趕不上第一節課。   「三橋!先回去了!」   「哦…哦!…啊,那個,等、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   「我…我……」   三橋扭扭捏捏的徘徊了一下視線。突然轉過身面對站在車子後面的老人家說到。   「老、老婆婆!我要一個、鯛魚、燒~!」   「三橋——!!!!」   「剛出爐的熱乎乎的喲~」   老人的臉上笑開了一朵花。   阿部當機立斷一把扯過三橋運動服的後領,將他甩上自行車後座後奮力蹬下踏板絕塵而去。         接下來的整個白天,阿部的腦海裏就回蕩著這樣一句話。      ——方法很簡單,只要讓這孩子心儀的物件親一下就可以了。   ——只要讓這孩子心儀的物件親一下就可以了。   ——只要親一下就可以了。   ——就可以了。   ——可以了。   ——可、以、了!   可以你妹啊!!!   哢嚓一聲,阿部憤恨的捏斷了第三支鉛筆。   「阿部,我說啊……」   花井糾結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挪了挪椅子坐到低氣壓環繞,周身寫著「本大爺心情不好,靠近者死!」字樣的阿部身邊。   「啊?」   果然,這種音量從低到高上挑的陰森森的語氣,顯然是不爽到了極點!   「關於三橋的事情……」   話還沒說完,就被椅子猛然向後翻倒的巨響給打斷了。   「我去廁所。」   說著,冷冷的掃了花井一眼。   到了這份上,也只得眼睜睜的看著以雷霆之勢站起身的阿部橫著膀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   「看來是踩到了地雷。」   水穀凝望著教室門口涼涼的介面。   走廊上有別班的學生正在笑鬧著追打,不時的還傳來女生們清脆的笑聲。   花井無奈的歎了口氣,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胃。就快要到夏季大會了,我親愛的胃啊,你可要撐住!      結果,直到上課鈴響起,阿部也沒有回來。      位於校舍一樓最邊上的保健室,其實是個專門用於翹課偷懶的場所。   尤其是保健室老師是個只要你裝出三分虛弱的樣子就會心軟的好好先生。   所以,阿部相當順利的佔據了保健室裏的其中一張床鋪,拉起簾子躺在了裏面。   當然,他並不是真的有心要來補眠的。   只是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思考而已。   躺上床,就著軟軟的枕頭,再一次回想起賣鯛魚燒的老太婆所說的話。      ——方法很簡單,只要讓這孩子心儀的物件親一下就可以了。      如果真的只需要親一下就能解決問題,他早就去親了。   問題是,親哪里?   臉頰的話,拜託一下田島或者水穀,這兩個人平時就愛鬧,設個套兒讓他們鑽,去親一下三橋的臉頰那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或者,哪怕就是自己趁著沒人去親一下也行。   但是……如果不是親臉頰呢?!   背脊上一陣激靈,阿部猛然間覺得自己正在考慮一個驚悚的問題。   難道…要去親…親三橋的嘴麼!?   ——嗷嗷嗷這怎麼可以!!!!   阿部翻過身把臉埋進枕頭裏,發出了無聲的慘叫。   三橋,柔軟的三橋。   不光是蓬鬆的頭髮,還是鼓囊囊的臉頰。除了握球的右手堅硬有力以外,渾身上下都給人柔軟感覺的三橋。   嘴唇……也一定很柔軟…………   三橋的…嘴…唇…………   ——天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什麼啊!!!!   感覺到思維越來越往奇怪的地方偏轉,阿部恨不得自己給自己一拳。   冷靜點,阿部隆也。冷靜點!      ——只要讓這孩子心儀的物件親一下就可以了。      等一下!好像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地方!   阿部把腦袋更用力的塞進了枕頭裏。仔細回想後才突然發現,其實這句話的重點根本不是什麼親一下!而是必須要三橋心儀的人的親才有效!   「不是吧……」   鬆開枕頭,重新恢復仰面朝上的睡姿,阿部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無力。   「心儀的物件…也就是喜歡的…人…吧……」   對著蒼白的天花板喃喃自語。   「三橋…喜歡的人……」   可能的話,在阿部心底某個角落裏,還是希望那個人是自己的。只是,不能說。   話說回來,早在剛認識沒幾天,對上三星學院的練習賽時,就已經對三橋說了「喜歡」。而三橋的反應也是——      「我也,喜歡、阿、部君、哦!」      說話的時候還伴隨著三橋式的閃亮眼神。現在想起來那傢伙當時的表情還真是栩栩如生啊……   只是,那句「喜歡」,自己並沒有當真。   三橋也必定,沒有當真。   畢竟當時自己脫口而出的「喜歡」,其實,並不是真的喜歡……啊不,也不能這樣說,應該說當時的自己並沒有考慮那麼多,那句「喜歡」裏究竟包含著什麼,其實自己也並不清楚。   只是一時衝動就那麼說了。   沒想到還得到了回應,不得不說是一種衝擊。   那麼,三橋當時說的那句「喜歡」,又包含了怎樣的感情呢?   三橋喜歡的人……   繞了一個圈兒,又回到了原點。   唉?等一下!三橋他有喜歡的人嗎?   阿部終於又把腦袋塞進了枕頭裏。   閉緊眼睛,一片黑暗的眼前卻不自覺的浮現出三橋的臉。   女孩子一樣蒸騰著霧氣的大眼睛,膽怯的眉毛,一緊張就變通紅的臉頰。   嘴巴,一開一合的哆嗦著,好像想說些什麼,卻總是不敢說出聲來。   嘴唇,很…柔軟的樣子……   忍不住想要碰一碰……   三橋…柔然的……嘴…唇…逐漸接近起來……   快要碰觸到的那一刻,被黑暗淹沒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